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几年前在上海徐家汇的一个咖啡厅见过匆匆一面,非常热情健谈的一个人,对历史研究有深切持久的热情,想不到正在年富力强,作品高产的时期遭遇意外。
我想永远保留宝剑橡树骑士的超级版主,以怀念一起在论坛度过的日子。
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这两天这事一直在我脑海中挥之不去……岁数不大怎么就突然去了呢。
惜哉,惜哉:yam:

章骞

章骞先生简介:
字德淳,生于上海。担任中日两国图书馆学会会员、上海市日本学会以及中国海军史研究会,以及上海市侨界知识分子联谊会理事,上海市长宁区海外联谊会理事。并作为特约顾问为引进日本《世界舰船》杂志的中文版作为监修工作,还曾与其他作者合作出版《日本联合舰队内幕》、《世界海军史探奇》两书,是国内著名海军史大家。2016年8月11日晚,章骞先生因心脏病突发,不幸英年早逝。

主要著作:

1.《无畏之海:第一次世界大战海战全史》,山东画报出版社,2013年7月。

海军是一个国家保卫海疆权益的主要力量,我们国家也面临着海洋权益纷争的现实局面。他山之石,可以攻玉,鉴古知今,了解其他国家在历史时期的海军历史对我们如何应对海军发展中碰到的问题,有着宝贵的借鉴作用。本书即为知名海军史专家章骞的多年力作,70多万字,近500幅图表,极大拓展了国内对第一次世界大战海战史的研究,是这一领域的权威著作。



2..《联合舰队内幕》,与谭飞程合著,2007年6月上海人民出版社。

3.《不列颠太阳下的美国海权之路》。

4.《世界海军史探奇怪》和萨苏合著,2010年山东画报出版社出版。

5. 个人文集《艨艟夜谭:章骞舰船史话十二夜》于2012年付梓。
最近接连去世两位军事作家
无畏之海——骑士精神
这个ID也是如雷贯耳的。痛惜扼腕!
真是英才啊,安息,走好。
章骞兄,2013年冬摄于上海市乌鲁木齐南路-东平路路口。
章骞兄,2013年冬摄于上海市乌鲁木齐南路-东平路路口。


清晨突然醒来,不知为何心慌意乱,赶紧起来洗脸,却在手机上收到噩耗:章骞兄于昨夜突发心肌梗塞离世,年仅四十八岁。与章兄家属联系确认后,我整个人陷入混乱,抱头久坐无法起来。

初识章骞兄,是在2001年,二战论坛的一次线下聚会上。这位从日本远道赶来,身材高大、声如洪钟而又温文尔雅的海军研究者给我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最有意思的是,他携带的名片上还有一个网名“宝剑橡叶骑士”,后来我才注意到,他佩戴着这枚参加游戏评测赢得的勋章。在那之后,他以这个网名在论坛发表大量料足好看的重磅帖子,加上大舰巨炮主义者和多炮塔坦克爱好者之间与生俱来的战斗友谊,我们也逐渐成为无话不谈的密友。

一年多后,我也辞去工作赴日留学。2002年金秋之际,我踏上西行的列车,赶赴兵库与章骞兄相会。他的公寓比我住的宿舍要大一些,但已经被各式各样的军事模拟推演游戏、工具书和军史资料塞得满满登登。当时我已经有一阵子没有吃到像样的家乡口味,章骞兄张罗一晚,备下一桌好酒菜,我们就在他那堆满战棋游戏、书籍资料的屋子里把酒言欢,那一顿的红烧肉之美味,至今难忘。当晚,我又难忍肉味诱惑,偷偷起来到锅里去捞剩下的肉吃,不想已被章骞兄发现,抓了个正着。二人觉得这一幕实在有趣,还重构现场,摆拍了一张我偷肉吃的照片。

不过,那次拜访最重要的记忆,是他拿出的一册边角已经翻旧的笔记本。那上面是他手绘的表格,写满了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期各主要参战国的海军舰艇参数。我不是很明白这个表格的用途,他便告诉我:海战,特别是一战期间海上作战及其对世界体系产生的影响,一直是他非常关注的话题。这笔记本便是他正在撰写的一份提纲,希望以此来指导相关资料的收集和整理工作。同时他也非常期待在不久的将来,能有更多研究一战海军历史的中文著作面世,如果实在没有,他打算用三十万字的篇幅自己撰写一册。

数年后,章骞兄和我先后回国。大家组建家庭,我有幸成为他的证婚人,也满怀欣喜地得知他的二位公子降生,而他当年那则简略的一战海战史提纲,也逐渐成熟丰满起来。终于在2013年面世,是为七十万字的巨著《无畏之海》。

在此期间,也常去他供职的上海图书馆,以及后来的社科院聊天饮茶。有时,他还会给我讲解周边街道、建筑的悠长往事,每次会面,都是满载而归。我本人作为文字编辑,担任责编的第一本书籍,也是章骞兄和夫人合作翻译。之前协助终审完毕的《不列颠太阳下的美国海权之路》,也即将在今年8月23日举办的上海书展上正式推出。

十五年来,章骞兄一直是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挚友、兄长与老师。

我无论如何也不愿相信,这个噩耗是真的。想起前几个星期他邀请我出来坐坐,我却因手头事多或骨子里的懒惰,推辞不去,不想以后竟然再也没有机会!

上个星期,我也才刚把三年前在图书馆附近为章骞兄拍摄的肖像照片冲洗出来,我的拖延症,已经严重到了这个地步。如今看着在照片上微笑的他,我无地自容。

“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我曾在《无畏之海》的跋尾中引用过保罗的这句话,今天再次想起,不能自已。

方寸已乱,匆匆写就,望诸位海涵,共悼吾兄章骞。

                                                                                                                                 徐辰
                                                                                                                  2016年8月12日
                                                                                                                    于 五号锅炉房
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今天才看到本帖,依然非常震惊,沉痛缅怀
军刀菠萝
返回列表